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荷蘭:創新沃土

 

創新之於荷蘭就像鰓之於魚一樣密不可分。

就像魚仰賴鰓呼吸,荷蘭也必須創新才能生存。在八百年前早期的荷蘭,創新促使荷蘭人民彼此合作,建築堤壩阻擋北海泛流,保護農田和家園。由於三分之二的荷蘭領土等於或低於海平面,荷蘭人必須找出對抗洪水的解決方案。

在想出如何阻絕海水的辦法後,他們也學會了運用風力將剩餘的水抽出的技術,如此開闢而來的土地恰好解決了因為人口增加而需要更多生活及耕地空間的問題。

堤壩擋住了水,卻擋不住創新,荷蘭的創新很快不僅只為生存,進而擴展至創意產業、安全以及農糧和園藝等領域。

事實上,荷蘭成就了大量的革命性發明和科學發現,從第一台鋸木機到LED燈和Wi-Fi。透過電音、藝術、設計、遊戲、時尚和建築的亮眼表現,荷蘭的創意產業早已廣受國際肯定。

隨著荷蘭人腳步踏遍世界,他們早就認知促進國際法、人權和法律規則的重要性。這些年來,荷蘭更是成為以創新辦法打擊犯罪並對抗暴力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先鋒。

不論是在十七世紀創造藝術傑作,在今日發明出讓人與數位世界不斷線的小配件,還是在未來找出足以應付糧食需求增加的農業新法,荷蘭人不變的就是創新。

荷蘭駐美大使Henne Schuwer說:「若說我們的血液中就流著創新基因一點也不為過。我們永遠願意嘗試新事物,找出更好的辦法來解決事情。要是嘗試不成功,我們也會繼續嘗試,直到找出有效的辦法為止。如果說需要是創新之母,那荷蘭就是創新之父。」

與水共生

近八百年來,荷蘭成功找到創新方案解決與水相關的問題,免除了洪水對社區、經濟資本和生活品質造成的威脅。一系列措施幫助荷蘭城市鞏固安全與吸引力,包括多功能堤岸、防洪建築以及綠色基礎建設。

荷蘭和美國部分地區同受洪水及風暴浪湧之害,因而積極交流治水防護的專門知識,並不忘考量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

由此可見,荷蘭的策略已經從單純的防治水患,演變到學習如何與水共存並善用水的力量。還地於河計畫是荷蘭最大規模的治理計畫,也成為密西西比河沿岸及加州社區的參考對象。

2005年卡崔娜颶風侵襲墨西哥灣沿岸及2012年珊蒂颶風侵襲大西洋沿岸時,荷蘭治水專家挺身幫助紐奧良、紐約和紐澤西重建更具回復力的社區。

荷蘭企業和專家也與美方單位合作,幫助如佛羅里達及康乃迪克等沿海地區提升安全防護。

Schuwer 大使說:「我們的工作永遠沒有盡頭。就算找到一個問題的解決方案,能收百年之效,仍會有新的問題或挑戰不斷產生。但我有信心,荷蘭絕對具備充分經驗以及創新和迎接挑戰的能力。」

滿足隨著人口增加的糧食需求

創新也在日常生活的其他領域萌芽,例如糧食。

雖然荷蘭是歐盟中數一數二的小國,但在農糧和園藝產業卻堪稱巨人。半數以上的荷蘭地表面積為耕地,近990萬英畝,這使得荷蘭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農業出口國。

荷蘭生產優質且永續的糧食,具有發展完善的創新農園藝解決方案,貢獻更健康的飲食,更安全的糧食鏈,以及穩健的花卉園藝市場。

荷蘭溫室產業擁有驚人的物流網路,能夠於蔬菜在荷蘭採收的當日就將之送達紐約市區。現在荷蘭的種植、監控和加工技術本身也成為大受歡迎的出口產品。

荷蘭發展創新,讓糧食更容易烹煮,同時降低糖、鈉和脂肪含量,幫助對抗糖尿病和肥胖症。荷蘭也知道如何讓食物產生良好的質感和風味,提升人們對於營養食物的接受度。

荷蘭提供永續畜產實務解決方案和秉持動物福利理念開發智慧方法的專家。而荷蘭糧食產業創造的智慧保存和包裝技術,能夠保持糧食新鮮,同時運用掃描法快速偵測毒素和細菌,確保糧食從田地到餐桌的安全。

Schuwer大使說:「因為我們如此重視創新,所以能夠打造出讓我們成為聞名世界之貿易國家的基礎建設。如果我們沒有創新,何來可供貿易之物?這就是像荷蘭這樣只有1700萬人口的小國得以對於全球產生如此重大影響的原因。創新。」